主页 > imtoken官方下载 > 「冷钱包下载」历史转折中的“杭派工程师”

「冷钱包下载」历史转折中的“杭派工程师”

传奇私服审核员 imtoken官方下载 2022年01月14日

「冷钱包下载」历史转折中的“杭派工程师”

  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  文/火柴Q、一苇、小青狐

  来源:甲子光年(ID:jazzyear)

  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。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”

  千年前的南宋临安,王侯将相在宫阙庙堂里主政,文人骚客在酒肆茶舍里风流,这是天子的杭州,更是诗人的杭州;1972年,周恩来在“楼外楼”菜馆招待了美国总统尼克松,6年后中国改革开放,西湖畔渐渐游人如织,商铺林立,这是游客的杭州,终究是浙商的杭州。

  2018年,杭州城的生活是这样的:萧山机场T3航站楼的安检员每扫描3000个瑞士双肩包,就有2200个装着写满代码的笔记本;阿里西溪园区的星巴克,销量号称亚洲Top3,一天至少卖出200杯焦糖玛奇朵;余杭区的出租车司机每天能拉到13个谈论App开发的乘客,收到的现金不会超过100块,还有老外举着美钞,求师傅给他的支付宝转点钱;西湖银泰的新白鹿,每卖出一盘开背虾,就有两瓶勇闯天涯被喝掉,而10桌客人有3桌会谈论物联网、大数据、AI、区块链……小到充电宝、漂流雨伞,大到无人超市、无人停车场,除了西湖轮渡只收现金,在杭州,几乎一切需求都可以扫码解决。

  在君王、诗人、游客、商贾之后,如今,杭州城最风头无二的角色,非工程师莫属。

  时代让他们站在了新一轮“历史转折”的中心:整个杭州,乃至整个中国都在进行一场技术升级。向规模要增长正转变为向技术要增长。

  在这一进程中,三代杭派工程师悉数亮相——死扛的、敢赌的、自信的,他们是被时代选中的,也是自我成就的。

  初代登场:要么扛,要么死

  杭派工程师之所以自成一派,是因为他们的成长路径和环境,在中国互联网江湖乃至全球都实属罕见。

  十几年前的杭州,几乎没有什么大型互联网和科技企业,初代杭派工程师基本都是阿里人。直至马云将阿里巴巴送上神坛,人们回过头来看,依然会惊讶于这群人出发时竟如此草根。

  现在需要过五关斩六将才能拿到阿里offer的工程师们很难想象,刚在前不久入围《MIT 科技评论》TR 35(“MIT全球 35 位 35 岁以下科技创新青年”)的红雪(许寄,现任蚂蚁金服国际事业群技术负责人),2007年入职支付宝时,只有高中文凭。他入职的原因是阿里是招聘会上唯一一家不问他学历的公司。

  在杭派工程师的江湖高人里,这样的草根背景不是个例。

  2000年,由于互联网泡沫破灭,钱不够烧了,阿里把总部从上海又搬回到杭州。自知不在“世界中心”的阿里有独特的招人策略:不是瞄准最精英的人,而是瞄准最有成长潜力,最能自我驱动的人。曾在阿里主管人事的卫哲在一次演讲中回忆,他刚到阿里的05、06年,公司很少去清华招工程师,因为“清华北大,他永远有比阿里更好的职位”,而结果也证明,阿里很多最优秀的工程师来自华中科技大学、北京邮电大学……

  那时的阿里看谁都是人才,马云原话是“杭州大街上走的人都想招进来”。苗人凤(倪行军,现任支付宝事业群CEO)是看杭州日报夹缝广告找上门来的;阿玺(胡喜,现任蚂蚁金服副CTO)大学专业是英语;鲁肃(程立,现任蚂蚁金服CTO,国际事业群COO)是当年在上海交大念博士,给支付宝兼职写代码时被苗人凤连哄带骗,学也不上了,来的。这种草根氛围甚至震慑到了偶尔乱入的学霸——副总裁袁雷鸣毕业于北大法学院,许多年都不敢跟别人说自己是北大毕业的,旁人“你怎么混得那么差”的眼光扛不住。

  如果把中国工程师分为三派:西二旗是华山派,华强北是丐帮,杭派工程师则像明教。

  华山派,名门正派但苦大仇深,没在早高峰被挤掉过鞋不足以和他们谈人生;丐帮,起于草莽,顽强生长,江湖上没有他们做不出的硬件;“杭派工程师”则像明教的高手,来路野,武功高,一开始处在江湖核心之外,既不似北京靠近政治、学术中心,也不像深圳有特区政策和产业链加持,偏安一隅,却有了潜心修行的机会。

  阿里由此带着这批初代杭派工程师,在杭州缩减兵马安营扎寨,开始了和时间的漫长赛跑——跑过了濒临倒闭的危机,跑过了互联网泡沫后的凛冬,跑到了电商爆发的快车道上——终于,史诗般的“推背感”到来了。

  等到红雪入职的2007年,淘宝和支付宝的业务量与日俱增,他正好赶上了“推背力”最大的时期。这是“杭派工程师”淬炼技术的第一个阶段:迫在眉睫的业务逼得他们不得不熬夜通宵,并在每年的大日子怀着对风险的敬畏给关公送上旺旺雪饼。

标签: 历史   杭派工程师   中的   转折